空城研究再发做空信息,新高教计划提起法律诉讼

新京报讯(见习记者高杨)2月21日,空城研究发布做空报告,指控港股上市公司新高教存在数据造假、利润注水等行为。次日,新高教发布澄清公告称,空城研究的指控及发布的资料不真实且毫无根据。

 

记者注意到,近日,空城研究针对新高教的澄清公告发布了回应,指控新高教有意回避核心问题,且无法证明关联交易不存在。同时,在回应材料中,空城研究对新高教澄清公告的主要论点,逐句作出了反驳。

 

对此,新高教认为,空城研究的回应属失实及具误导性,公司正收集证据,并计划就损害赔偿或其他补偿,向编制或刊载报告有关实体或个人提起法律诉讼。

 

空城研究对新高教澄清公告的逐句回应

 

新高教:本公司确认该针对贵州学校、云南学校的指控并不真实,从未为招收学生支付任何佣金。原因是本集团严格按照教育主管部门的要求,依法依规开展招生工作,得到了教育主管部门、中学老师以及众多考生的支持与认可。


空城研究:新高教的澄清公告回避做空报告提出的最核心的问题,即新高教与高中老师之间具体的合作关系,以及为什么高中老师甘愿充当推销员,主动输送生源。仅凭一句“本集团得到了中学老师和众多考生的支持与认可”完全无法解释高中老师的动机。

 

新高教:报告中大篇幅攻击的贵州学校,贵州省招生考试院公布的该校最低录取分数线均高于贵州省控制线,故无需花费巨额佣金招收学生。


空城研究:学校的录取分数是否高于省控制线,与学校是否需要花费招生佣金之间,并无明显的因果 关系,特别是当录取线只有200分时。符合常识的逻辑是,急于扩张的烂学校才需要花费 巨额佣金招收学生,好学校不需要。

 

新高教:本集团销售费用占比与同行业水平保持一致。


空城研究:高职院校的招生佣金乃行业通病,已经演变为行业内人尽皆知的常态,具有普遍性,这种行业乱象也被主流媒体连篇累牍地曝光过。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引入同行业的销售费用对比并无说服力。

                                                                    

新高教:本公司注意到,报告提供了有关贵州学校广告的数张图片。本公司认为,发布广告在高等教育机构中非常普遍。


空城研究:我们随机选取了3所高中进行实地调查,在总共65个高三级中,有38个级我们拍摄到了新高教的广告。新高教回避解释也无法解释的是,为什么这些广告能堂而皇之地长期挂在黑板旁,是得到了谁的授权和默许?


发布广告确实在任何行业中都非常普遍,但如果使用了第三方的优质渠道展示广告,就一定要向第三方付费。如果不付费,那么新高教的广告则应该像学生裸贷或者办证考证的牛皮癣一样,贴在公厕门背后,而不是教室正中央。如果新高教不认同这个逻辑,请在下一份澄清公告中正面反驳。

 

新高教:本公司无法定位报告中所述的12名受访者,且其中有5人经查确认为虚构(按原文所述信息,在册学生中无此姓氏),亦从未招聘当中所述的实习生。因此,报告未有为该指控提供有效证据。


空城研究:我们为了保护被采访者的隐私,确保其无法被定位和骚扰,在报告中对其进行了匿名处理,只披露了学生的姓氏和专业。我们在报告中如实地记录了学生给我们的反馈,并对所有采访证据都进行了保留(包括聊天记录和录音),以供在必要的时候提供给监管机构或司法机构。

 

新高教:贵州学校及云南学校坚持实施「规范招生和品牌招生」,不存在任何形式的有偿招生费用,且学校招生行为受到集团监察审计部全程合规监督。


空城研究:官话套话,无需反驳,自我监督,形同虚设。

 

新高教:本公司亦认为,辉煌公司与东北学校订立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在商业上属合理,乃由于当时尚未取得主管部门对收购的批准以致无法订立结构性合约,而本公司已就收购给付大部份代价。


空城研究:该服务合同在商业上是否合理,主要与合同对价是否合理有关系,而与新高教是否付清收购款并无关系。事实上,该合同对价严重偏离公允价值,仅为了纳入表外利润而定价,而非根据合同义务的市场价值来定价,因此不具备商业实质。而根据商业常识,东北学校年均营业收入仅有1.2亿,不会支付4380万天价购买所谓的服务。

 

新高教:本公司已透过正式刊发的公告向股东及潜在投资者提供更新资料,有关收购东北学校已于2018年12月10日完成,因此,东北学校的账目自此合并至本集团,而先前的独家技术服务及教育咨询服务协议自动终止。


空城研究:新高教于2018年底完成对东北学校的收购且合并报表,因此按照会计准则对东北学校2018年以前的利润并没有合并的权力。新高教意图以服务合同的形式,于2016年提前吸收东北学校的利润,以合法绕开会计准则的约束。但该合同必须在公允的对价下达成,否则即为利益输送。

 

新高教:就师生比例而言,新高教的所有学校每年都向地方部门提交该比例,从未遭受行政处罚。以2018年为例,云南学校、贵州学校的生师比都低于20。


空城研究:我们严格按照新高教自己披露的师生人数,套入中国教育部制定的生师比计算公式,准确无误地计算出生师比连续3年高于22。


因此,如果新高教声称生师比由于小于20而没有受到行政处罚,要么是由于新高教上报给教育部门的师生人数作假,要么是由于新高教在招股书中披露的师生人数作假。


新高教在澄清公告中回避就其在招股书中篡改教育部制定的生师比公式作出解释,我们希望其能在下一份澄清公告中能明确演示计算过程,以正视听。

 

新高教:报告未有提供从公众网站获取的通讯摘录的来源,而本公司不排除报告作者拟进行恶意竞争的可能性。相反,本集团能够从公众网站找出更多来自学生的赞美。


空城研究:我们在网络上所有的公开渠道搜索关于新高教的学生评价,除了官方的套话介绍外,大部分为差评,鲜有赞美。而且评论的时间从2013年到2018年均匀分布,排除了我们恶意竞争或者灌水的可能性。以上信息的真伪,任何读者都可以在网上进行搜索验证。


另外,我们在与学生的访谈中获得大量聊天记录,均关于学生对学校的差评。我们考虑在适当的时候披露。

 

新高教:本集团高度重视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和生活体验,每学期在校学生的教学满意度随机抽查都超过95%。同时,我们还通过校长信箱等渠道,让学生充分表达意见与提出建议,并由专人负责处理。


空城研究:内部处理过的数据没有丝毫说服力。

 

新京报见习记者 高杨 编辑 潘灿 校对 李立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空城研究再发做空信息,新高教计划提起法律诉讼